當前位置:嘉善在線 > 生活頻道 > 這是一個好時代!——訪跨境電商平臺ASAS創始人張鑫極 > 正文
這是一個好時代!——訪跨境電商平臺ASAS創始人張鑫極
發布日期:2017年02月07日      信息來源:善商雜志

 

  

  文/艾俊民攝/曹雪峰等

  站在縣科創中心11號樓第11400多平方米寬敞的辦公室里,透過大幅軒窗俯瞰:南面是晉陽路,綠化帶寫出秀美的一橫,穿梭的小轎車不停地在兩邊馬路上駛過。西面是徐家港公園,柳絲低垂在碧波蕩漾的河面上,老人、小孩在如因的草地上漫步嬉戲,更有垂釣愛好者在岸邊垂釣。“這就是我的家鄉——美麗的嘉善!我能在嘉善創建公司,為家鄉的經濟發展出力,這是我的驕傲!”跨境電商平臺ASAS創始人,蒹葭(嘉善)電子商務有

限公司CEO張鑫極自豪地說。

    一、倡導蒹葭精神

    話題從公司名稱說起。2014年,公司創立之初,我當時把辦公室放在上海,去注冊公司名稱時,發現很多好聽的、熱門的名字都被人家取掉了。想來想去,就想到了《詩經》上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我想,我們公司是做的跨境電子商務,專門把中國一些好的產品推廣到國外去。在如今互聯網高速發展、電子商務遍地開花的大環境下,創業路程肯定不輕松。蒹葭的本意是指初生的蘆葦,它給人們的印象就是,它在任何的環境下,都有頑強的生命力、傳播力。所以我就把這種水生植物名稱作為我們公司的名稱,期待我們公司能夠具有蒹葭那種精神,堅韌不拔,頑強生長,不斷傳播,通過不懈努力,把越來越多的中國本土的產品推薦給海外消費者,讓世界上多數人都慢慢地了解、使用并喜愛上‘中國質造’張鑫極說。高挑英俊的身材,聰聰明睿智的眼神,深思熟慮的話語,顯露出這個年輕人的不尋常。

    “我1984年出生,是土生土長的嘉善人。我父親是魏塘街道機關工作人員,閑暇之余愛動動筆桿子,曾三次獲得‘全國科普工作先進個人’稱號,是浙江省九屆人大代表。在他的影響下,我也愛好寫文章、搞攝影。2003年,我在浙江大學讀計算機專業,暑期實習的時候,我選擇到了嘉善報社實習。為什么一個工科生會選擇首先到報社實習,而不去科技公司實習?是因為我覺得報社是個比較好的窗口和通道,能夠有更多機會了解到嘉善近期發生了什么變化,政府有些什么遠景規劃。作為一個嘉善人,當然對嘉善的發展非常關心。確實如我所愿,在嘉善報社的實習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卻進一步充實了我對嘉善歷史的了解,進一步深化了我對嘉善的故土情結。這對我后來把公司選擇到嘉善落戶起了很大的作用。”

    2007年,張鑫極從浙江大學計算機系畢業,他在畢業前就已經取得了高級網絡工程師、CiscoRedhat等各種國內外專業認證,第一次面試便被國內互聯網巨頭——百度公司錄用了。聊到當時應聘的經歷,張鑫極說:“當時到百度應聘的人,都是一些來自頂級學府——清華、北大,浙大的畢業生。對應屆畢業生來說,能進百度公司供職,是一種榮耀,也算是過獨木橋,因為報名應試的人非常多。大家都是從名校出來的,技術功底都很不錯。而百度用人,除了看專業水平以外,更主要還是看這個人的文化價值觀是否與公司倡導的相同。百度的文化價值觀就是‘簡單、可依賴’。百度公司1999年在北大資源賓館的一個小房間里開

始創業,當時只有7個人,到今天已經成為中國的互聯網巨頭,應該說,公司全員正確的文化價值觀對此有巨大的貢獻。所以在我的創業團隊里,我也更看重大家是否有一致的文化價值觀,直率地說,是否有一種蒹葭精神。”

    張鑫極進入百度公司以后,主要是從事技術工作,負責網絡和云計算相關業務。2009年,百度公司加快了國際化腳步,不僅著眼在國內市場的鞏固和發展,更加強了向海外的拓展和延伸,目的就是要讓百度成為一個世界上一半人口都家喻戶曉的信息平臺和搜索品牌。

張鑫極因為技術水平以及工作業績非常出色,被派往百度日本分公司,整理負責日本的數據中心以及網絡技術團隊。

    “我發現,日本東京是一個聚集了特別多外國人的地方,多膚色、多種族、多文化,是亞洲連接世界的HUB。它除了很好的繼承了中國傳統的儒家文化之外,也吸收了很多歐美文化的優點。那日本東京和英國倫敦相比,或者跟美國紐約相比,它除了很好地展現了歐美現代化社會的開放、創新和活力的一面之外,還結合了東方傳統儒教文化的根基,使他在勤勞、嚴謹、拼搏等方面發揮出比歐美發達國家更強大的競爭力。在日本艄:三罷三二篡出了我不少啟迪,也為我現在的日本分公司尹經理不少優秀的國際化人才。”張鑫極說。

    二、打響中國制造品牌

  2011年,百度公司在南美、東南亞、北非等地區的10多個國家全面鋪開業務,已經是百度管路骨干的張鑫極異常忙碌期來。他負責在香港、美國建立起了全新的網絡和云計劃的技術團隊,并迅速的在香港、舊金山、邁阿密、倫敦、阿姆斯特丹、圣保羅、迪拜等10多個城市建立起了支持百度整個海外業務的數據中心,很好地支撐了百度國際化業務的高速發展。

    在這個過程中,他還主導推動了基礎技術團隊更多地融入產品開發的變革。他除了幫助各產品線構建起與用戶更好的通訊及訪問體驗外,還主導了業務架構優化等多項工作。張鑫極的這些努力,幫助公司僅用原先一半的框架,每年可為公司省下數千萬美元的成本,新業務上線時間可由數月縮短到兩周,為公司獲得了不少的戰略先機。同時,張鑫極還推動并促成了百度公司與Facebook/Google/NTT docomo/AT&TVerizen/Telstra等國外網絡巨頭的合作,在幫助百度國際業務迅速實現本土化的同時,也擴大了其影響力。2011年,張鑫極被百度公司授予“最佳百度人”稱號。

    在海外奮斗的那些年,不僅讓張鑫極的技術水平、工作能力有了很大提高,也讓他的:他思想意識產生了很大的轉變。張鑫極說:“以前,我們中國人去到海外,總是抱著一種學習的謙虛心態。但是我到了國外一段時間后,發現今時今日中國在很多方面已經走在了世界前列,我們國家的發展速度、發展絕對值,都漸漸超過了傳統意義上的兩方強國。”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如果能將當今中國擁有的技術積淀和改革開放多年以來積累的資本及資源優勢向外輸出,將在世界舞臺上有意想不到的收獲。”這是張鑫極在負責百度國際化、業務過程中獲得的最大感悟。而真正促使張鑫極萌發創業念頭的,是在香港中文大學念工商管理碩士(EMBA)的一段經歷。

2012年末,張鑫極當時的工作重心放在香港,負責位于深圳的百度國際業務研發中心部分技術團隊的籌建以及香港_亞太核心云計算節點數據中心的籌建。當時,他工作經驗已經非常豐富,因此工作整體推進得十分順利,他也有了較多的空余時間。雖然從技術崗位轉到管理崗位己有3年,但他還是感覺到自身的不足,所以申請了與香港中文大學工商學院的在職EMBA課程。在兩年的學習時間里,張鑫極認識了很多來自各行各業的同學,其中有不少從事制造業的同學。在和他們的交流中,張鑫極常常聽他們提及一些中國制造業遇到的痛點。

改革開放以來,經過二三十年的厚積薄發,中國制造業已經非常優秀了,就是放在世界舞臺上,其品質也是具有相當競爭力的。無論是從產品設計,到制造工藝,還是在為客戶著想的人性化方面,中國的一些有著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跟同行業的一些知名品牌相比,已經毫不示弱,甚至還有一定的優勢。張鑫極說:“我到過海外很多地方,日本也好,歐美也好,我看到了很多知名品牌的商品,都是中國制造,但是都貼的是外國公司的品牌。我們實際上只花了10元錢做出來的商品,他們要賣到100元錢,甚至500元錢。也就是說,我們只賺一些辛苦錢,一直在為他人做嫁衣裳!

“我的那些同學都說,什么時候我們中國能在這個產業鏈上往上走一走,不再是為他人做嫁衣裳。我們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要讓全世界的消費者認知我們,使用我們,喜愛我們,傳播我們。你們是做互聯網的,你們幫我們想一想辦法吧。就是在這樣的思想的碰撞下,在2013年底和2014年初,我決定離開百度,創立自己的公司,和一些國內的制造業龍頭企業聯合起來進行嘗試,幫助他們打響自己的品牌,進行面向全球所有終端消費者的國際化互聯網銷售。”張鑫極袒露了字急從百度離職的思想動機。

三、抓住用戶的“痛點”

張鑫極公司目前的業務是面向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主流發達國家市場進行服裝產品的互聯網銷售,團隊有20多個人,絕大部分是歸國的海外留學生,還有一部分老外。總部設在嘉善,在日本有個分公司。

張鑫極說:“來我們公司拜訪的客人經常驚訝于在一個小小的嘉善辦公室居然有那么多外國面孔。說實話,吸引這些老外的加入,我花了不少心血,但我覺得非常值得,也非常有必要。進入每個不同國家的市場,都有一個不同的挑戰,在那里我們要突破兩個瓶頸,第一個是語言瓶頸,我們的運營團隊都是從這些國家留學回來的,他們的語言沒問題。第二個是文化瓶頸,這個可能要依賴二十年、三十年生活在當地,以及對那個社會的理解。這個是絕大多數中國公司很難做到的。我們就是想在這個點上多花點功夫,把劣勢變成優勢。因此,我們做美國市場就用美國人、做英國市場就用英國人,這兩個國家雖然都說英文,但文化也各有不同:做成一件事情,就是要有跟這些細節‘較勁’的精神。”

    張鑫極坦言,現在電商公司很多,比如阿里巴巴等大公司都在向海外積極拓展業務,但是阿里巴巴只是一個電商平臺,在這個平臺上開網店的店家缺乏與海外用戶溝通的通道,也就是說,這些公司只是賣產品,只是在單向輸出,沒有與消費者形成“交互“。用一句時下流行的話,就是不知道海外用戶需求的“痛點”是什么。這是中國傳統制造行業出海面臨的最重要“短板”之一。

   “因為產品缺乏獨有的特征,大量同質化,靠什么吸引消費者?那就只有價格。所以中國商家之間就是打價格戰,你便宜,我比你更便宜,到最后藍海變紅海,眼睜睜地看著把一個個市場做死,我認為應該換種模式來做。我們公司做產品,通常會使用公司自己開發的一系列工具,從目標市場抓取大量的‘大數據’,放到自己的數據倉庫里面,然后由這些老外同事負責分析,從而知道這些國家正在流行什么的產品,競爭對手是誰,他們確多少市場份額,他們的產品特性跟賣點是什么,消費者怎樣評價他們的產品,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在了解了這些全方位的信息之后,我就向合作方提出一個完整的產品方案.包括我們的產品定位是什么,受眾是誰,競爭對手是誰,市場機會在哪里,我們要保持競爭對手的產品哪些產品優勢,改進哪些產品不足,從而推出一款有特點、讓消費者容易記住、愿意傳播的產品:這樣一個‘唯數據論’的產品研發模式,在傳統企業看來似乎有點‘書呆子’,但結果卻證明非常有效,投產的產品一投一個準:這是我們跟傳統外貿企業做法的第一個不同之處,這一做法,也逐漸成為我們難以被人超越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張鑫極自豪地說。

    “傳統中國產品在國際市場上遇到的第二個‘短板’是推廣。以往中國的產品要打一個陌生的海外市場,只好找一個知名的廣告公司,然后拍一些廣告素材,投到電視上、廣播里、地鐵上。其實這個非常低效。我們現在的做法是,首先我們從產品層面就走‘極致單品’策略。我們每個產品的目標都是做這個產品市面上最棒的產品,比如跑馬拉松的衣服、做瑜伽的衣服,每個產品都有自己獨特的人群,他們以社團、在線社區等各種方式活躍在Faceb00kInstagramPinterest等各種社交平臺上,交流和分享。我們在完成產品雛形之后,會放到這些在線社區上請各種各樣的達人去試。如果這個產品不夠好,我們根據他們的意見繼續改進。如果這個產品很好,他們會分享給他們的朋友,不斷地傳播開來,讓更多的人知道。‘好的產品自帶傳播屬性’——這是我們建立起來的第二個‘核心競爭力’。”

   “傳統的中國品牌在國際市場上遇到的第三個‘短板’要從‘自信’說起。現在做電商的中國新興品牌很多,我們經常看到的一幕是,用戶發郵件來說,我覺得這個產品哪里哪里不好。一遇到這種情況,大家總是很擔心,于是馬上跟客戶說我給你退點錢吧,請你不要跟大家說我的產品不好。但事實上,當一個用戶告訴你產品缺陷的時候,是一個特別好的改進它的機會。我常常跟產品團隊講,我們要用做互聯網的方式來做產品。什么是互聯網方式?一是實事求是,信息的極大透明,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只有把好與不好都暴露在消費者面前,他們才會覺得你更真實,更喜歡你。二是快速響應,任何一家公司都很難保證出的第一個版本的產品就是最好的,那么在產品上市初期,收集了客戶的使用反饋之后,是否能迅速在三個月后的下一批產品中迅速修正和改進這些問題,變得尤為關鍵。以運動服裝為例,耐克、阿迪達斯這些國際大品牌在用戶心目中影響力很大,他們有很強的資金實力和銷售渠道規模,在這些方面是我們沒有能力挑戰的。但這些傳統的企業,由于他們的供應鏈系統十分陳舊和龐大,二個產品企劃從設計到上市要經過一年以上的時間,而且設計所參考的用戶數據的來源也只能跟一些傳統線下的數據調研公司去買,數據未必新鮮,未必貼近用戶的最真實需求。而我們通過互聯網直接跟用戶面對面溝通,了解他們的需求和對產品的優缺點的評價。大公司可能要花一年的時間才能完成的市場調研,而我們只需要幾周就完成了,三個月后,用戶所關注和關心的新特性已經出現在我們正式銷售的產品上。傾聽用戶的最真實需

求,用互聯網的思維和速度去做好傳統產品更新迭代,幫助我們建立起了第三個‘核心競爭力',讓我們這些互聯網新興品牌挑戰傳統大牌成為可能。”張鑫極侃侃而談。

    在公司創立的頭兩年時間里,張鑫極團隊已向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等10余個國家的消費者推廣并銷售了100多個全新的中國品牌。質高價優的中國新興品牌獲得了這些國家主流消費群體的認可與喜愛

四、為家鄉騰飛貢獻力量

最后說到為什么要把公司從上海搬到嘉善?張鑫極說:“坦向地講.當時公司放在上海注冊,是因為看中上海是一個國際性大都市,人才儲備可能多一些。但是當公司人越來越多的時候,就會發現,這些優秀的畢業生在大城市里生活其實很累。每天擠地鐵,路上單程要花一個多小時、我們公司很重視每個員工在完成工作的同時,自己能以最快的速度獲得成長。我們公司招人時,不要求員工有多么豐富的經驗,只要你有不錯的基礎,然后肯學習、愿意努力就行。但這些年輕的畢業生為了節省些房租,每天花兩三個小時奔波在路上,這是我不忍心看到的。于是我就問大家,如果有一個地方辦公環境和自然環境都很好,生活也方便,公司邊上就是人才公寓,還有健身房,超市等各種豐富的配套。這個地方不在上海,但離上海特別近,你們愿意去么?大家都覺得可以,所以我就把他們都帶過來了。”

    其實,創新型的公司不必安家在大都市也有先例可循。比如美國的硅谷,它其實并不在舊金山,而是在距離舊金山市區5060公里的Pal0 AltoCupenin0Menl0 Park這些衛星城市。它跟舊金山很近,交通、信息的傳遞上都很方便,可以說它既坐擁大城市的資源,但又不會有大城市的喧囂和生活的壓力,可以沉下心來好好地做一些事情。張鑫極認為,嘉善與上海的關系就如同硅谷之于舊金山,微軟總部的所在地Redmond之于西雅圖,哈佛、MIT所在地Cambridge之于波士頓。嘉善既具有大城市的交通連接快捷、信息資源豐富等優勢,卻沒有大城市的喧囂嘈雜等缺點,具有讓人沉心來做事情、出成果的環境元素。張鑫極說:“當然,歸根到底,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嘉善人,對家鄉有一種難以割舍的情結。如果有朝一日,我的公司能在世界舞臺上獲得一些小成就,而這個團隊就誕生在嘉善,我覺得

是一件特別驕傲的事情。

    談到對家鄉嘉善的期待,張鑫極認為,嘉善人杰地靈,從每年嘉善的高考情況來看,以及在知名大公司供職的情況來看,嘉善人的素質其實蠻高的。但是不足之處就是,嘉善還缺乏一些承載的平臺來聚集這些優秀的人才。張鑫極說:“前不久,嘉善僑聯召開了一個海外華僑的座談會.我有幸參加。在會上,大家都聊到嘉善的發展,非常自豪,都說中國現在富強了,很多海外游子都想回國、回嘉善創業。但也說到,嘉善是個好地方,眼前的困難還是人才問題。我便談了我的想法,希望依托原先在百度時期建立的與一些國際化大企業、知名學府的信任關系,為嘉善引進幾個知名企業或者一個高檔學府,來推進嘉善的發展。這個想法獲得了在場很多華僑的認同和共鳴。這是迄今為止,除了公司的發展以外最讓我心頭牽掛的事情。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通過自己和其他海外嘉善僑胞的努力,這個夢想能順利實現。”

    現在正是個好時代,祖國富強了,產業壯大了,國家號召創業創新,政府提供各種優惠,特別希望嘉善能利用好長三角中心區域的地緣優勢和“地嘉人善”的傳統美德,迅速騰飛,在全國甚至全球舞臺上閃耀光芒。同時作為嘉善人,也特別希望能為家鄉的騰飛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本專欄旨在為更好的將優秀的人和事進行推廣,讓更多的市民了解和學習,文章的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著作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溝通為感!電話:0573-84291018 84291263
西甲联赛回放